Les Mots du Violon

Home Listings News Links Notes Video Techniques Schools 

中文提琴新聞

英文提琴新聞

"海豚"主人諏訪內晶子:修習政治的小提琴家
來源:外灘畫報 王琳妮
12.11.2008
11月22日,上海音樂廳迎來了海菲茨生前最愛的小提琴“海豚”(Dolphin)—全球最好的5把小提琴之一,以及她現在的主人、日本小提琴家諏訪內晶子(Akiko Suwanai)。
“海豚”小提琴是1714年由義大利名匠安托萬·史特拉迪瓦(AntonioStradivarius)手工製作的,被公認為全球最好的5把小提琴之一。琴的名字源於它的背部線條與上漆的顏色花紋酷似海豚。這把琴音色充沛、純凈,穿透力強。小提琴泰斗海菲茨(Jascha Heifetz)生前用這把名琴長達30年。由日本音樂基金會授權借出的“海豚”,每年都需通過馬澤爾等5位知名音樂家組成的審查會,審核使用及保養狀況。為了這把琴,在上海音樂會上,諸多音樂界前輩都趕來一飽耳福。
在上海,諏訪內晶子用這把“海豚”演奏了3首奏鳴曲,分別是莫扎特的《降B大調第三十二號小提琴與鋼琴奏鳴曲》、理查·施特勞斯的《降E大調小提琴奏鳴曲》以及貝多芬的《A大調第九號小提琴奏鳴曲“克魯採”》。長于詮釋浪漫派音樂的她,上半場似乎沒有找到感覺,聲音過於平穩和平淡,沒能發揮出“海豚”的特色。
下半場短促輕快的節奏堙A“海豚”顯示了它每個聲部的華麗,極為出彩,把為之伴奏的鋼琴遠遠甩在後面。只是諏訪內晶子對這把名琴依然有些缺乏把握,高潮處的聲音顯得頗為刺耳。
諏訪內晶子1972年出生於日本北海道一個平民家庭。18歲那年,她獲得了柴可夫斯基小提琴大獎賽金獎,成為迄今為止最年輕的金獎獲得者。之後,她留學美國著名的茱莉亞音樂學院,跟隨“小提琴教母”迪蕾(Dorothy DeLay)和林昭亮(Cho-Liang Lin)學琴。年少成名的她並不急於曝光,不緊不慢地交換至哥倫比亞大學,修習了兩年國際政治經濟學,然後又赴德國柏林藝術學院(Hochschule der K徂nste)跟隨海伯格(Uwe-Martin Haiberg)學琴。
輾轉三大洲的漫長學習生涯,使她獲得了深厚的積累。1996年,由小澤徵爾指揮,諏訪內晶子與波士頓交響樂團合作美國首演,再次引起轟動,旋即被環球音樂簽為專屬藝人,此後發行的7張唱片均獲好評。定居巴黎後,她意外地獲得了日本音樂基金會授權出借的“海豚”小提琴。
俄羅斯文化與政治學修養
諏訪內晶子在日本時的老師是“鈴木教學法”的創始人江藤俊哉(ToshiyaEto)。江藤1948年到美國卡迪斯音樂學院師從埃弗雷姆(Efrem Zimbalist),後者來自俄國,在聖彼得堡音樂學院啟蒙。正是這位“師祖”的師承,奠定了諏訪內晶子“俄羅斯學派”技法基礎。談及柴可夫斯基大獎賽金獎,諏訪認為獲獎是水到渠成,“再自然不過了”。她笑著說:“比賽之前,我都沒有出過國,一直都在跟老師學習,學的也都是俄羅斯風格,因為我的老師、我所學的東西和柴可夫斯基一樣,都是俄羅斯背景的,所以我覺得柴可夫斯基很親切,去莫斯科參加比賽非常自然。”
談起上世紀八九十年代的“輝煌經歷”,諏訪開始滔滔不絕:“1991年戈巴契夫來日本進行國事訪問,我就在東京為他和他夫人以及很多政治家演奏。他之後的活動安排是去宮殿參觀,但我演奏完畢,他叫了安可,又多待了10分鐘,整個宮殿參觀就被耽擱了。第二天,我又遇到了他。在一個晚宴上,來了很多大人物,戈巴契夫、日本首相,還有很多政治家,我出席只是因為我曾為他演奏。那是個很大的晚宴,而那時我還是個小女孩。”正是由於此次演出,拉近了她與日本皇室的距離,以至後來有“皇太子單獨鑒賞諏訪內晶子演奏”的傳言。
現年36歲的諏訪內晶子大方、活潑,雖然始終微笑、客氣,但並不拘禮,顯得自然而親切。採訪時,她身著一身黑衣,唐裝元素的上裝袖口翻出正紅色的襯堙A不太像印象中的日本人。同時,她身上似乎還帶有些許知識分子的氣息,不知是否與兩年的政治經濟學修習有關。諏訪對前蘇聯的感情深厚,她說:“我第一次去蘇聯是1990年,去參加比賽。1991年,我為戈巴契夫演奏。
1992年,蘇聯就解體了。1994年,我再次拜訪了他們的音樂學院。讓我印象很深的是,1990年,這個音樂學院中很多有創造力的年輕音樂家,都說他們的國家多麼有希望、有未來。短短5年,我親眼看見一個國家轟然倒下,這太令我震驚了。”而為戈巴契夫演奏,也激發了諏訪的“政治熱情”:“1991年,我為戈巴契夫演奏後第二天的晚宴上,有很多大人物,面對這麼大的場面,我很想知道發生了什麼,這也許就是我對政治學感興趣的原因。”
說起學術,諏訪興致更高。“哥倫比亞大學的政治學很有趣,並非從現代政治開始學,而是從亞堣h多德的《政治學》開始。從古希臘到古羅馬,然後到歐洲、美國。我的學習持續了兩年,從古希臘的歷史學起,他們當時的政治理念是怎樣的,當時的政治家聽到的哲學又是怎樣的……哲學、政治和歷史融匯在一門學科中,非常有趣。相同的研究方式也可以運用到音樂中,比如我在了解巴赫和當時政治的關係時,就用了這種思維方法。”
諏訪內晶子還套用“歷史地理學”,從另一個角度分析她同蘇聯的淵源。“我的故鄉是日本北部城市函館,那是北海道的一個重要港口。18世紀時就有俄國傳教士過來,因此俄國第一個駐日本領事館就在函館,現在還有東正教大教堂。有一度,俄國革命者想要解放函館,使之成為共產主義城市,並脫離日本。他們後來離開了,但留下很多俄國社區和建築,連衣服和布料都是從俄羅斯來的。俄羅斯人都穿得很好看,還有小提琴,有人也帶小提琴過來,所以那個城市有很強大的俄羅斯文化。你看,我的背景很有力地推動我通往俄羅斯音樂,因為我的城市、老師,所以獲獎也很自然。”
在亞洲,我們都誤解了音樂
20歲後,諏訪內晶子長居海外。出國學習的首站是美國茱莉亞音樂學院。在那堙A除了師從迪蕾和林昭亮學習演奏技藝外,諏訪內晶子在音樂以外也受益匪淺。“茱莉亞音樂學院對我的重要性就在於,讓我明白了理解音樂不只是理解‘音樂’本身,因為音樂包含了所有的人文學科,反過來,所有的人文學科堣]都有音樂。在亞洲,我們都誤解了音樂,音樂不僅僅只是一種特殊的技巧,你必須去理解、去懂得,”她說,“茱莉亞音樂學院非常重視引導年輕的音樂家們關注音樂技巧以外的東西,並讓他們成為一個正常的大學生。我去哥倫比亞大學學習只是參加這兩所大學間的聯合培養項目。我當時只是修習了課程並轉回了茱莉亞音樂學院,但仍然非常感激有這樣的平臺和視野。”
除了大學提供的平臺,西方教師的教育方式也與亞洲不同。談起老師迪蕾,諏訪內晶子充滿敬意:“迪蕾是一位非常明智的女士。她除了教我技法以外,還懂得因材施教,了解我確實想要什麼。當時我是個年輕女孩,她知道我想了解如何在音樂的世界中生存,想知道如何成為舞臺的主宰。她就教我如何控制舞臺,如何讓觀眾獲得享受,如何表現自我。”
在諏訪內晶子5年潛心學習期間,“成名要趁早”的呼聲也此起彼伏,不絕於耳。對此,諏訪卻固執己見:“我並非出自音樂世家,不像現在的80後、90後,個個如神童一般。我在意的是音樂的生命力,而非年輕人一夜成名,如煙花般轉瞬即逝的巨大成就感,”諏訪表示,“那麼多年回頭想來,我當時只是希望長久地和古典音樂在一起,長期地持續我的音樂活動,這就是我的目的。在美國和歐洲學習的5年,我不僅學習音樂,也學習學術和很多其他東西,這是我個人的興趣愛好,是我想做的事情。”
B=《外灘畫報》
A=諏訪內晶子(Akiko Suwanai)
B:你覺得是什麼特質使你能夠擁有“海豚”?
A:我不知道,這把了不起的樂器很難得到,它實在太昂貴了。我來自普通的家庭,剛聽到這個消息時覺得不可思議。我不是美國人或歐洲人,我沒有那種背景,也沒有贊助人。所以我得說我非常幸運。
B:你的美貌是不是讓你在事業中佔取優勢?
A:美貌是從父母那媔ヮ茠滿C我不可能有藍眼睛,這也是我的背景。但我認為美來自內在,如果只有美貌,但沒有可以打動人的東西,別人就不會覺得你美。因此,還是需要擁有好的內在。
B:你自己的演奏風格是什麼?
A:很難概括,人總是很難看清自己。我其實很隨意、彈性很大,什麼音樂都願意表演,現代的、巴洛克的、浪漫主義的……可以傳達很多風格。但其實還是可以從我的音樂中聽到西方演奏家那堳雂眭漯F方元素。東西方理解時間和聲音都不相同,比如寧靜,東方人以為是永琲滿B長久的,我們只是讓它在那堙F而歐洲人就會把它切割,他們喜歡分析。東西方的理念完全不同。
B:你為何選擇長居歐洲?
A:我非常喜歡歐洲。在那堜~住會發現許多在學校媥リㄗ鴘漲魚麮虒`。同樣是歷史悠久的國度,我們都很注重保護自己的傳統。歐洲有那麼多語言和傳統文化,你必須去理解其他國家的傳統,這很有趣。
我生活中很重要的一部分,是發掘更多作曲家的更多作品。中國就有很多優秀的作曲家,比如譚盾。在世的作曲家可以隨時創作更多作品,而我們相對來說要去尋找,尋找適合的古典音樂作為常演曲目。所以我有一張法國專輯,,就用了以前很少人用的曲目,它只被當作學術資料存在圖書館堙C
YouTube宣布「YouTube交響樂團」計劃
新聞聯絡人:世紀奧美公關
林溱誼(Maggie) / 何憶純(Nana) / 李菁菁(Jennifer)
電話:02-2577-2100 # 818/510/507
本文網址
12.10.2008
全球最熱門的線上影音社群YouTube今(12/2)日宣布推出「YouTube交響樂團」計劃!從2008年12月1日到2009年1月28日止,只要上傳2種不同具個人風格的表演影片。YouTube將邀請來自全球的知名音樂家,以及透過YouTube社群投票,選出最後的決賽者於2009年4月15日在紐約卡內基音樂廳表演與連續三天的音樂高峰會。
偕同指揮家Michael Tilson Thomas、譚盾、卡內基音樂廳、台北愛樂管弦樂團、倫敦交響樂團及許多領導機構和古典音樂世界的眾星們共同合作
2008年12月2日,台北 –全球最熱門的線上影音社群YouTube今(12/2)日宣布推出「YouTube交響樂團」計劃!「YouTube交響樂團」集結倫敦交響樂團、卡內基音樂廳、葛萊美獎得主指揮家Michael Tilson Thomas、以電影「臥虎藏龍」獲得奧斯卡最佳原創音樂金像獎得主及奧運歌曲作曲家譚盾、世界知名鋼琴家郎朗、台北愛樂管弦樂團,以及許多古典音樂家和領導機構,將共同合作舉辦全球第一個線上協作交響樂團及音樂高峰會。
從2008年12月1日到2009年1月28日止,YouTube邀請來自全世界的頂尖音樂家與交響樂團共襄盛舉,只要上傳兩種不同具個人風格的表演影片,包括詮釋譚盾特別為「YouTube交響樂團」所做的編曲—網路交響曲第一號「Eroica」(英雄),以及從活動網站上選擇的自選曲。YouTube將邀請來自全球各地音樂專家,包括倫敦交響樂團、柏林愛樂樂團、舊金山交響樂團、香港管弦樂團、雪梨交響樂團、紐約愛樂樂團及其他世界各地頂尖的樂團作為評審團,從中選出進入決賽的參賽者,並邀請YouTube社群在2009年2月14日到2009年2月22日進行決賽者票選活動,於2009年3月2日公佈獲選的樂團及音樂家。詳細活動辦法,可上YouTube交響樂團頻道http://tw.youtube.com/symphonytw查詢。
獲選的音樂家將於2009年4月飛至紐約,與指揮家Michael Tilson Thomas以及在古典音樂領域具領導地位的表演者,一同參加為期三天的古典音樂高峰會,其中,4月15日在卡內基音樂廳的表演將把活動帶到最高潮。另外,我們將把獲選的參賽影片片段揉合成為一支極具臨場感的YouTube交響樂團影片,甚至將這些作品放在全球YouTube首頁上精采呈現。
這個首度由YouTube贊助的計劃,歡迎來自世界各地的音樂家踴躍參加,YouTube交響樂團將把個人表演轉變成全球合作的交響樂團,為交響樂的合作展開新契機,讓有才華的古典音樂家一躍成為全球鎂光燈焦點。
Google台灣區市場行銷經理利啟正指出︰「YouTube 是一個獨特的平台,讓音樂藝術者散播他們的作品。透過YouTube交響樂團,有抱負的音樂家可以將他們的熱情分享給相關機構,像是卡內基音樂廳、倫敦交響樂團、卓越的音樂家如郎朗,甚至到整個世界。YouTube很榮幸可以和這麼多富有盛名的團體和個人合作,讓音樂團體和國際合作邁向下一個里程碑。」
台灣參與「YouTube交響樂團」的台北愛樂管弦樂團經理吳宗祐表示︰「台北愛樂管弦樂團致力於推廣台灣的古典音樂市場,透過嘗試新穎的方法,讓更多未接觸古典音樂的人可以聆聽進而喜愛它。這次參加YouTube交響樂團計劃,台北愛樂希望能讓過去只接觸網路的人有機會了解古典音樂,讓過去只接觸古典音樂的人可以更認識網路的力量,是全球首次網路與古典音樂的雙向交流。」因此給予全球性的YouTube交響樂計劃高度肯定。
葛萊美獎和奧斯卡編曲獎得主譚盾指出︰「網路是一個無形的絲路,全世界的人皆參與其中,不論東方或西方,北方或南方,任何人都可以下載我所作的網路交響曲第一號「Eroica」(英雄),選取任何一部分並用任何樂器或物品以任何形式去演奏。YouTube是全球最大的舞台,我想看見尚未被世界發現的音樂天才可以在上面進行創作。」
YouTube交響樂團企劃藝術顧問,同時也是舊金山交響樂團指揮暨紐約交響樂團藝術總監Michael Tilson Thomas表示︰「古典音樂具有千年歷史的傳統,並且見證了人類的靈魂。它保留著我們祖先所傳留下來的歌曲與舞蹈,且將這些轉換成想法和感覺的語言。這語言也一代又一代的從老師教給了學生,父母教給了孩子們。從YouTube交響樂團的企劃案,我們將會發掘新的方法,讓各種程度的音樂熱愛者都可以利用科技發現我們的傳統有多麼廣大,創造新的作品和互相學習。音樂可以將人與人凝聚在一起,我們希望藉由製作充滿創意或具溝通性的網路影片,讓世界各地的音樂家們都可以使用,而更加深凝聚的過程。」
倫敦交響樂團常務董事Kathryn McDowell說道︰「倫敦交響樂團很高興成為這次創舉中的一份子,團結來自世界各地的人,並以喜悅及交響樂團演奏經驗為樂,並且藉由科技去連結人們、分享想法、激發和創造。」
卡內基音樂廳行政藝術總監Clive Gillinson表示︰「對於不同年齡、國籍和樂器的音樂家而言,這次YouTube交響樂團提供一個獨特的機會,不只是可以在世界知名的卡內基音樂廳表演,還可以站上YouTube這個最大的舞台。卡內基音樂廳一向熱情致力於創作最好的音樂給最多人欣賞,並且擁有輝煌的歷史軌跡,記載著許多全世界最受尊崇及愛戴的音樂家輝煌時刻,卡內基音樂廳深信,YouTube交響樂團用全新、現代化及引人注目的方式將音樂家齊聚一堂,對古典音樂而言,將是獨一無二的創舉。 」
想參與「YouTube交響樂團」計劃?請先進入活動網站http://tw.youtube.com/symphonytw︰
1. 準備︰選定您的演奏樂器,以取得您的樂譜,與指揮一同練習。
2. 提交︰上載您的演奏影片,以競逐參加 YouTube 交響樂團的資格。
3. 參賽影片︰瀏覽影片以獲取靈感,以及瞭解這個比賽。
關於YouTube
YouTube (YouTube, LLC)是目前全球最熱門的線上影音社群,提供數百萬的使用者搜尋,觀看及分享原創製作的影片。YouTube讓人們可透過線上討論平台互相激發靈感、提供資訊,進而與全球各地的人連結。同時,YouTube亦是各種內容原創者與廣告商的宣傳平台。YouTube為Google Inc.的子公司,總部位於美國加州聖布魯諾市。
國際小提琴大師胡乃元: 我的句子有了生命
《30雜誌》撰文=吳錦勳
本文網址
12.05.2008
胡乃元緩慢走上舞台,恭敬地打開琴盒,將提琴架上脖子,他全身黑衣黑鞋,只有頭髮花白,這些動作,像單人默劇,充滿儀式色彩。
他不算高大,站在空空的舞台,更顯渺小。他緊抿嘴唇,右手將高張力的琴弓,斜斜壓過琴弦,巴哈舞曲裡震撼般的強音,瞬間從舞台前輻射而來,撞擊耳膜上,腦中的殘響和高亢的音符,產生聽覺的完美共鳴。
11月17日上午,胡乃元到台北藝術大學演講。他邊拉邊講,短短的兩小時裡,濃縮了他的四十多年纏繞追尋的音樂之夢。
在這個凡事都看壞的時代,談夢想,彷彿是一種奢侈。今年「Taiwan Connection」音樂節,堂堂邁入第五年。每年秋末,小提琴大師胡乃元都專程由紐約回台,帶著TC弦樂團,巡迴台灣推廣室內樂。過去幾年,胡乃元和TC年輕音樂家遠到台東、屏東小鎮,讓老阿公老阿嬤、歐巴桑小朋友,在梅樹下,草地上,接觸TC細緻的室內樂。
知名的BBC音樂雜誌曾形容他的演奏「如貴族般優雅」。1995年他與西雅圖交響樂的總監史瓦茲(Gerard Schwarz)一起指揮,錄製高德馬克(Goldmark)「小提琴協奏曲」、布魯赫(Bruch)「第二號小提琴協奏曲」,獲得《企鵝指南》三星帶花,更成為國人演奏家少有的記錄。
拜名門之下,行遠而望故鄉
擁有國際聲望的胡乃元,其實大可安居紐約,頂著國際大獎首獎的光環,周遊列國。但胡乃元卻願意為台灣做得更多,TC發起人亞都麗緻飯店總裁嚴長壽,讚揚胡乃元說: 「他對孕育他的故鄉,始終有種魂牽夢繫的關係。」
這種緊密的關係,有胡家的背景。胡乃元的父親胡鑫麟,原是台大醫院眼科主任,與朋友合組一個業餘的室內樂團,拉大提琴。白色恐怖時代,父親因為崇拜馬克思、毛澤東,遭警總逮捕,在綠島關了10年。
胡家從此帶著這個政治傷痕,父親出獄後,飽受警總監控,他希望胡乃元出國習琴,自己也移居海外,要離開這個傷心地。
1972年,11歲的胡乃元來到美國,進了耶魯名師鄂爾(Broadus Erle)的門下。處在一堆研究生之間,老師要胡乃元去聽、去思考、去感覺音樂,而不是一下子告訴他好壞。第一天上課,老師要胡乃元拉巴哈無伴奏小提琴第一樂章,而且要他自己鑽研指法,拉完後,老師靜靜看著窗外,抽著菸,沈默半晌,第一句話便問:「你覺得剛才拉得怎樣?」胡乃元說:「我在鄂爾老師身上學會思考,他希望有一天學生可以自己教自己,自己做自己的老師。」
胡乃元之後進入印第安那大學,拜名師金格(Joseph Gingold)門下,金格要求學生不是「表演」(play),而要如何「做」(make)音樂。「這幾乎等同於身心靈全然貫注在音樂裡,做出美的東西。」無形中塑造胡乃元日後拉琴,每每像深入肺腑,用全身力氣來「做」出音樂。
拒絕攀炎附勢,虔心面對音樂
1985年,胡乃元到布魯塞爾參加「比利時伊莉莎白女皇音樂大賽」。這個大賽參加人數最多、演奏曲目最繁複,在國際間擁有絕對的聲望,也對參賽的七十多位年輕音樂家構成絕對的考驗。
胡乃元從初賽、複賽一路挺進決賽,決賽的12位選手,必須與外界隔離,同吃同住一週,專心比賽。決賽時,胡乃元演奏艾爾加(Edward Elgar)的小提琴協奏曲。這部曲式龐大而繁複,胡乃元卻可以拉出艾爾加描寫世紀末衰頹,那種英國貴族內斂的傷感之情。
決賽從上午8點開始,拉到近午夜凌晨1點,十多位評審一字排開,大廳擠滿人,結果揭曉,胡乃元獲得第一獎。這個獎給胡乃元一股信心,往專業演奏之路前進。
比賽後兩年,他搬到紐約,見識到很多年輕音樂家急著出頭,聽一場音樂會,知道某某人是大人物,便找機會衝過去,賣力寒暄打招呼。「他們硬著頭皮一定要在事業上成功,努力想要變成唱片公司宣傳看板明星級音樂家。」
胡乃元欲言又止,頓了一下說:「我年輕二十幾時,曾經為了在事業上出頭,也硬著頭皮跟人家打招呼做關係,那感覺很勉強,逼著要去跟人家self recommendation(自我推薦),我後來意識到,更重要的是音樂事業。」
他講得很慢,很痛苦:「人家可以把你捧很紅,捧上天,但也可以把你摔下來,捧得愈高,跌得愈痛。更重要的是,怎麼面對自己的藝術、自己的音樂。」
胡乃元回到他追求音樂的「原點」。他嘲笑自己,剛開始拉小提琴,只會用殺雞般的破音,斷斷續續拉著「一閃一閃亮晶晶」,因此每到學琴時,兩位姊姊便找藉口落荒逃走。
但令他內心騷動的是,「我從小剛學琴的夢想,就是想要拉出像柴可夫斯基唱片一樣的音色。」
當時小小的胡乃元,豎起自己的耳朵,閉起眼睛,用聽覺來丈量他和大師之間的距離。他一邊拉琴,一邊揣度著,自己可笑的破音和唱片裡醇美的音樂之間,那個別若天壤的巨大裂痕,如何縫補?
窮盡四十多年的努力,胡乃元才敢承認,「我終於做到了,我終於拉出和唱片一樣的音色。這才是我一生真正的成就,不是伊莉沙白大獎,不是那個掛在我頭上的頭銜。」
在最壞的時代,理想反求諸己
回想這條漫長的音樂之路,胡乃元感性地說:「當我小時候,我拉的是一個音、一個音;10年後,我總算可以拉出一個完整的句子;到現在,我終於可以拉出真正的音樂,一個音樂的句子,好像有某東西要表達,或是表達了什麼,我的句子有了生命。」
胡乃元在訪問中說了好幾次「音樂之路是如此地漫長」,漫長到,好像跑百公里的馬拉松選手,一直奔跑,直到越過身體某種極限,撞牆之後,找到無限大的可能,胡乃元不止拉出柴可夫斯基,他還在音樂裡找到了靈魂的自由。
這斷裂、縫補的追尋之路,用盡了他全部生命的48年。近5年來,胡乃元年年回台灣,然而這1年,最是令他感到希望見底、極壞的時代,「現在的經濟壓力、政治內鬥快要毀掉台灣的將來,而且沒有改善跡象。」他迷惑想著,「這麼亂、人心這麼不安,我們的社會還需不需要音樂?」
他也不禁喟嘆著:「台灣上下現在好像缺乏一種往前拚的精神。」
大環境他無能為力,於是胡乃元把心願收回自己,至少他和TC一起可以往前拚;他常說:「音樂家要抬頭挺胸拉琴」。這種感覺,好像電影《鐵達尼號》沉船時,傾斜的甲板上,到處是逃命的旅客,驚聲尖叫裡,那位小提琴家堅持留守原地,即使將面對死亡,也要為災難伴奏。
在這個最壞的時代,胡乃元還是有夢;而堅持一輩子的夢想,無價。
Violin maker hones his craft in Taipei
Taipei Times
11.24.2008
VIOLIN MASTER: It costs NT$280,000 and takes about 200 hours to learn how to make a violin and at the end of the course, each pupil has a handmade instrument
Chiao Chung-hsing (焦中興) is a rare breed in Taiwan, a former baritone and now a classically-trained violin maker. But far from keeping his trade secrets to himself, this artistic master is keen to pass on his knowledge to anyone who is interested.
Chiao, who has a studio next to National Taiwan Normal University (NTNU), also teaches at the National Taiwan University of Arts in Banciao, Taipei County.
From his studio he runs classes every Saturday where he hands down his skills to pupils from a wide variety of backgrounds; physicians, businesspeople, computer engineers.
“I don’t know why so few people are interested in this kind of career,” Chiao said. “I have cornered the market.”
It takes around 200 hours and costs NT$280,000 to learn from Chiao how to make a violin and at the end of the course each pupil ends up with a handmade instrument. Chiao says it takes between one and two years to come up with a top quality handmade violin.
“You do not make a violin in one go,” he said. “It takes several segments or breaks during the process so the maple wood can cure and become more stable and solid. This improves the quality of each instrument.”
After 16 years of making and teaching how to make violins in Taiwan, Chiao has established a reputation and is now recognized as a master, especially after helping violinist Su Shien-ta (蘇顯達) maintain and tune his handmade Stradivarius violin, worth more than US$1 million, before his concert last December.
Su was very impressed by Chiao’s professionalism and the quality of his work.
Another international violinist, Lin Cho-liang (林昭亮), was also impressed after trying one of Chiao’s instruments.
A story in the Chinese-language Ming Sheng Bao on April 2, 2001, reported that after playing spiccato — bowing the strings in such a way that it bounces lightly off the strings — on one of Chiao’s violins, Lin said he believed such a high-quality violin would retain its sound quality for more than 200 years.
Born in 1959, Chiao is a Keelung native and still lives there today. Prior to his violin-making career, Chiao wanted to become a baritone.
“I was not a good child in high school. It took me five years to graduate,” Chiao said. “But, this was also the time when I was inspired to pursue a career in music.”
Chiao said that he spent lots of time playing soccer during his five years at National Keelung Senior High School and neglected the academic side of things, which disappointed his parents. Sometime during his third year, he became entranced by the voice of then trainee music teacher Chien Shan-hua (錢善華), now a professor and a former director of NTNU’s music department.
“I never heard such a beautiful voice,” Chiao said.
Chien encouraged Chiao to take up music and he began practicing piano. But shortly after Chien finished his one-year internship at the high school, he joined the army.
With his inspiration gone, Chiao, who is Christian, vowed to continue practicing the piano at church.
After eventually graduating from high school, Chiao joined the military police’s Harley-Davidson Co where he developed his other passion in life, motorcycles.
To this day he remains very proud of his involvement in the 1980 National Day military parade, in which he rode his Harley.
“Riding big bikes like Harley-Davidsons remains a hobby of mine even today, although I currently do not have one,” he said.
After completing his military service, Chiao got his first job as a sales representative at an air cargo company. But he could not let go of his musical dream.
“I told my boss that I wanted to quit to take college exams. He asked me to take a sabbatical and offered me the chance to come back to the office if I was successful, which I was,” Chiao said.
Graduating from the National College of Arts with an associate degree in vocal music in 1986, Chiao left for Italy with his wife.
After landing cash-strapped in Milan, Chiao earned a living by planting bean spouts for local Chinese restaurants. But in a strange twist of fate this ended up finishing his dream of becoming a baritone, causing him to turn to violin making.
“Bean sprouts are planted in big tanks, which are full of water. I had to move them around and all the lifting injured my spine. After an examination, a doctor said that I could not sing anymore,” Chiao said.
After two years in Milan, Chiao and his wife relocated to Cremona, where he met his most important mentor — Francesco Bissdotti.
Chiao describes his relationship with Bissdotti as like that between “father and son.”
“In all the time I was there, he never hid anything from me. He even treated me better than his real sons,” Chiao said.
Before Chiao decided to return to Taiwan, Bissdotti gave Chiao all his materials for mixing violin varnish.
“There is so much of it that it will be impossible for me to use it all before my next life time,” he said.
Chiao graduated from the Instituto Professionale del Art Liutaio Antonio Stradivari di Cremona in 1992. In the same year he won a silver medal for violin tone during the 10th International Competition and Exhibition by the Violin Society of America in Carlisle, Pennsylvania.
These two facts made Chiao special because the institute only accepts between 10 and 13 applications from foreign students. No Taiwanese has been admitted to the institute since 1998. In addition, Chiao is the only Taiwanese to ever win the medal.
Then, at the age of 33, Chiao decided to come home.
“I wanted to spend more time with my mother,” he said. “I also wanted to share my talents with my fellow Taiwanese.”
選擇適合的小提琴琴弓
大紀元
本文網址
07.31.2008
(大紀元記者於萍、婉瑩採訪報導)小提琴一向是華裔人士鍾情的樂器。新唐人電視台日前落幕的全世界華人小提琴大賽為全球華人小提琴手提供了一個展現才華的空間,也讓領略過選手們精彩表演的華人父母躍躍慾試,希望自己的孩子也能演奏這種美妙的樂器。那麼,怎樣為孩子選購適合的小提琴呢?為此,我們特地走訪了密西根州安阿堡市的夏爾音樂提琴店(Sharmusic),去聽聽專家們的建議。在之前的報導中,專家們為我們指點了選擇小提琴的訣竅。那麼下一步就是要選擇小提琴必不可缺的伴侶--琴弓。
要選擇好的琴弓,自然就要瞭解琴弓的材質。製造琴弓使用的最理想木材為生長在南美的巴西蘇木(pernambuco),因為蘇木製造的琴弓穩定平滑,適合運用高級運弓技巧,同時,蘇木弓有著無可比擬的共鳴效果,演奏出的音質動聽,音色也非常多樣。因此,蘇木弓是專業小提琴手的最佳選擇。當然,蘇木弓的價格也比較昂貴,售價從300美元到幾千美元不等。
漢斯說,初學者可以選擇巴西紅木製造的琴弓。這種弓價格比較實惠,質地較好的紅木弓售價在40美元至150美元。
由於環境變化和人工開發等原因,近半個世紀來巴西蘇木數量迅速減少,使得蘇木琴弓的產量降低、價格升高。因此,制弓師們一直在尋找蘇木的代用品。較早出現的代用材質主要是玻璃纖維。玻璃纖維弓價格較低廉,經久耐用,但是它的音質和手感都不理想,因此通常只適合學校學生業餘練習用。
而近些年來比較流行的碳纖維,則是一種非常理想的琴弓材質。碳纖維弓雖然音色略遜於蘇木弓,但在質地上非常近似蘇木,弓身硬度適中,有彈性,適合演奏很多高級技巧,如跳弓、分弓等。因此碳纖維弓適合各種級別的演奏者。漢斯說,碳纖維弓的售價通常在100美元至300美元之間,比起昂貴的高級蘇木弓,就比較加經濟實惠。
至於弓毛,漢斯說他店中的小提琴弓的弓毛都是天然馬鬃,因為天然馬鬃比人造材料弓毛演奏出的音色更好。漢斯店中的制弓師認為來自蒙古的馬鬃質地最好。但漢斯提醒消費者說,決定音色的最重要的因素還是琴弓弓身的材質。
頂尖的蘇木弓通常都是在歐洲製作的。提到歐洲制弓師,漢斯首先想到的就是瑞士Brienz的Johannes Finkel。Finkel家族中四代人都是制弓大師,他們只選擇最好的蘇木來製作琴弓。Finkel製作的琴售價大約在4000美元左右。
選擇一把適合自己孩子的小提琴-採訪密西根州安阿堡市的夏爾音樂提琴店(Sharmusic)
大紀元
本文網址
07.29.22008
【大紀元7月29日訊】(大紀元記者婉瑩底特律報導)新唐人電視台主辦的全世界華人小提琴大賽於2008年7月25日在紐約曼哈頓圓滿落幕。大賽的成功使得更多的華人家長願意送孩子去學小提琴。如何選擇一把適合自己孩子的小提琴呢?為了滿足廣大讀者的需求,本報記者採訪密西根州安阿堡市的夏爾音樂提琴店 (Sharmusic)。
位於美國密西根州安阿堡市的夏爾音樂提琴店是銷售各類提琴的專賣店。已有45年的歷史。通過郵寄業務,顧客遍佈美國各大州和加拿大、以及其餘30多個國家。經理漢斯•安德森先生(Hans Anderson)熱情的向我們介紹了如何選擇小提琴。
「夏爾音樂提琴店」的經理漢斯•安德森先生(Hans Anderson)和華裔銷售員鮑爾(Paul)(大紀元)
漢斯•安德森先生認為,最適合初學者的琴應該是拉起來容易、聲音好聽。這樣,學起來不會覺得太難,因此可以專心學習技巧。隨著基本技巧的熟練,他們可以再買更優質的琴。提琴的價格取決於做工和材料。用來打基礎的小提琴是用好的木材、採用批量生產的,所以,價格便宜。
在夏爾音樂提琴店,最受初學者歡迎的小提琴是豪富漫琴(Hoffmann)。此琴很好拉也容易發出聲音,非常耐用。漢斯先生拿起一把豪富漫琴介紹道:這把羅馬尼亞的豪富漫琴是由較好的歐洲琴木做成。對於初學者來說,聲音溫和悅耳,即使拉錯了音也好聽。可以減少犯錯的負面影響。豪富漫琴是批量生產,價格由 100美元 到400美元不等,還包括琴弓和琴盒。
二、三年後,隨著琴技的提高、興趣的增長,可以選擇質量更好的琴,比如,蘭貝蒂琴 (Lamberti)或者翡麝琴(Fischer)。這種琴的音域更寬廣、音量更宏大。可以用來獨奏。質量更好的琴由楓木和雲杉木做成。楓木和雲杉木的質量隨著年齡的增長而提高。木頭的出產地也很重要。歐洲的音木最貴,特別適合做很精細的小提琴。
另外,一把琴的質量也取決於它是由作坊集體做的還是由一位制琴師獨立做成的。作坊做琴是由4、5個人流水作業,一個人做琴的面板,另一個人做琴的背版,其餘的人分別做琴頭以及琴的其它部位。這樣做琴可以降低生產成本、提高生產效率。
漢斯先生拿起另一把琴說:這是一把德國制的翡麝琴(Fischer),由小型的提琴作坊用尚好的楓木和雲衫木製成。售價約1200美元。
四、五年後,如果你的孩子想學習小提琴專業,可以考慮買一把約翰•程作坊琴(John Cheng Workshop)或者希奈德作坊琴(Schneider Workshop)。這種琴的木頭更優質、製作也更加講究。適合於高級水平的學生或那些為了娛樂而演奏的成年人使用。
琴的拱形弧度和厚薄分佈對琴的音質影響很大。一個好的提琴店的工作人員可以幫助你比較不同琴的弓形弧度和厚薄分佈對音質的影響。
漢斯拿起第三把琴:這是中國的約翰•程作坊琴(John Cheng Workshop),是我們在中國找到的質量最佳的琴。售價大約是3000美元。他們使用優良品質的歐洲琴木。拱形的形狀、弧度、曲度和厚度都製作的非常精確。製造過程是從前的兩倍。清漆上的也很考究,使得琴的音域寬廣,適合於在音樂大廳裡演奏。
一般說來,法國、德國或者是意大利的琴價格更貴。漢斯指著第4把琴說:這是一把由一家在法國麥爾闊特(Mirecourt)市的作坊做的琴。麥爾闊特(Mirecourt)市已經有二、三百年的制琴史。許多巴黎的制琴大師,例如, 窩勞姆和魯坡特(Vuillaume and Lupot),都是來自於該市。這把琴是一個叫阿耳貝特•魯瑟利(Albert Lutherie)的現代作坊做的琴。除了優質的音木和清漆,它用祖傳的法國傳統制琴方法製成。售價約為7000美元。銷售對象是高水平的小提琴手或部份專業提琴手。專業提琴家還會使用保存完好的高質老琴。我們有由著名制琴師製作的老琴。價錢從一萬美元到五萬美元的不等。比如,我們有法國著名制琴師窩勞姆 (J.B.Vuillaume)製作的老琴。
琴的裝配也很重要。例如,橋一定要安裝的嚴密平穩。弦鈕要容易旋轉。琴弦不能安的太高,否則會增加學琴的難度。夏爾音樂提琴店的制琴師為每把琴仔細安裝琴橋、弦鈕、音柱以及琴弦, 使得拉琴者可以專注於技巧和音樂。
採訪完漢斯•安德森先生後,夏爾音樂提琴店」的負責人海格•阿文夏爾恩(Haig Avsharian - Shar President)帶我們參觀了倉庫和裝配車間。海格•阿文夏爾恩先生介紹到:即使是把很好的琴,如果裝配有問題,就會很難拉,琴聲也不會好聽。」裝配車間的毛師傅來自中國上海,有40年的制琴經驗。在美國獲得過小提琴製作獎。他為我們示範了橋的安裝。
最後,華裔銷售員鮑爾(Paul)用不同的弓為我們演奏了古典小提琴片段。其時,弓的選擇也有學問。
重要的是選擇一把適合你聲音品味的琴。漢斯表示,拉琴的人應該選擇能夠與他互補的琴。如果一個學生拉琴的聲音輕柔,他應該買一把琴聲響亮的琴。一個很強壯、性格奔放的人也許更適合拉一把琴聲甜美的琴,這樣才能拉出所有的音域。